凤凰联盟二号站平台官方注册,APP下载地址

汇聚全球精彩分享
领您探索未知国度

天富注册_我的工伤该找谁赔?

咪乐|原花海|直播 接受监督去年两次主动向市人大常委会做专题汇报监察法中专列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一章,要求监察机关接受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的监督,民主监督、社会监督、舆论监督。

来自安徽的徐师傅一直从事着空调安装工作。


从2016年开始,徐师傅便跟着朱、钱两位老板干活,两位老板每月也按时给徐师傅发放工资。



2018年10月,一场意外发生了。


当时徐师傅被两位老板安排在松江一酒吧安装空调,在包扎空调软管时,梯子突然折了,导致徐师傅从2米高处摔了下来,结果右脚跟粉碎性骨折。



受伤当天,两位老板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为徐师傅垫付了押金和相关费用。


出院之后,也把徐师傅接回员工宿舍修养伤情。


即使不干活也按最低工资标准给徐师傅发放工资。


说实话,当时徐师傅对两位老板颇为感动。



在彻底伤愈之后,徐师傅找到两位老板提出,希望能帮助自己申报工伤。


两位老板也非常配合地提供了公司相关信息。



很快工伤认定的结果出来了:徐师傅被认定为因工致残八级。


他也希望以此标准和老板们协商赔偿金额,这次,让徐师傅没想到的是老板们态度似乎变了。


 


根据相关标准,除去医疗费用外,8级工伤的赔付标准为职工11个月的工资。


对于这笔赔偿金额老板们是一拖再拖,最后也没了个说法。


由此,徐师傅想到了劳动仲裁。


可让他更为惊讶的是,劳动仲裁还没开庭,人社局竟然一纸通知,撤销了徐师傅的工伤认定。




原来,两个老板在2019年3月注册成立了一家新公司。


可徐师傅的受伤时间为2018年10月,老板以新公司的名义为徐师傅申请工伤。


人社局在复查时发现了问题,撤销了工伤认定,行政复议的结果仍旧是维持。




通过旁人提醒,徐师傅想到,自己在受伤时,两位老板是挂靠在奉贤的一家空调设备公司的。


于是,他来到奉贤区劳动仲裁委,希望确认他与这家空调设备公司的劳动关系,最终因为证据不足又被驳回了。



两次碰壁之后,徐师傅这次来到了事发地的松江区法律援助中心。


在结合现有材料之后,律师认为,既然无法认定徐师傅和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而可以确认的是徐师傅是在为两个老板干活时受的伤,甚至导致徐师傅受伤,老板要承担一定责任。因此徐师傅可以直接起诉老板个人,要求老板承担人身伤害侵权责任赔偿。不过,徐师傅可能要承担的风险,则是要重新鉴定,才能确定赔偿金额。


后援专家认为,之所以徐师傅的维权路如此艰难,与他个人不谨慎和不规范的用工都有关系。


(看看新闻Knews记者:吴中祎 李翔)

十年专业团队服务,平台内部各部门对接,随时在线解决问题!

二号站主管Q2347660
百度